相关文章

合肥市救助站搬迁新址(组图)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hfzmr.com/

  在这里工作了23年的喻静,练就了一身本领,只要你张口,他立刻可以判断出你是哪里人。你询问任何一个受助者的情况,喻静基本上都清楚。不过最令喻静头疼的,还是那些根本记不得自己家在哪里的人。

  在前往救助站求助的人当中,超过3成以上都是智障或者语言表达不清的老人。工作人员需要反复陪其聊天,才能获得一些蛛丝马迹的线索。

  2012年,记者曾经陪同救助站工作人员前往长丰,帮助站里一位有暴力倾向的老人找家人。喻静根据口音判断其为长丰或者水家湖人,再根据老人一直说“谢老三牛肉面”,寻找长丰所有的牛肉面馆。不过令人遗憾的是,寻找了一天,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。

  此后喻静一直留意网上、报纸和电视里播放的寻人启事。两个月后,在与110工作人员的一次沟通中,喻静获知警方也有不少寻人启事。进行对比后,喻静找到了老人亲人留下的联系方式,顺利帮助老人找到了家。

  像这样的事情,喻静干了23年,其间帮助多少人找到家人,连他自己也记不清楚。救助站搬家这一天,喻静已经登上了前往哈尔滨的火车,陪同一个流浪的未成年人回家。

  

  “你看,那个登记室的窗户还是2012年才安装的呢。”今年43岁的保安周操,是三年前被聘用到救助站的。只要有人来求助,他就需要开门,并按响门铃,提醒值班人员有人来投站。

  “多的时候,晚上根本睡不了觉。”周操称,冬天或者雨雪天,前来投站的人会特别多。从头天夜里12点开始,至少半个小时就会有一个人来,一直会持续到次日5点多。

  2012年夏天的一天,夜里2点多,正在值班的周操听到有声响,感觉是有人翻大门。联系到几天前救助站登记室被偷了70元钱,他慌忙跑出去看看。在昏黄的灯光下,一个十多岁的少年,孤零零地站在那里。周操一边稳住少年,一边拨打了报警电话。随后赶来的民警从少年的身上还搜出了一把匕首。周操说想想还有点后怕。

  如今,救助站要搬离,他也要回原来的保安公司等待新的工作安排。

  从接受帮助到受助于人

  今年71岁的许传刚站在救助站里,望着正在拆迁的房屋,忍不住流下了眼泪。在这里他完成了从被帮助到帮助别人的转变。

  11年前,流浪多年的他前来救助站求助。站里人看他勤快,就让他留了下来,帮忙购买受助人员回乡的车票。只要有人要走,他就需要提前帮忙购票或者送行动不便的人前往汽车站、火车站,这一干就是11年。

  听说救助站要搬新家,他很不情愿。当年和他一起来救助站的土狗大黄,8天前生下了8只小崽。他担心自己没有办法继续养大黄,因为新站更大,人员更多,他担心大黄咬人。虽然救助站许诺,只要他愿意去,他还可以继续在站里帮忙,每个月还有200元零花钱,但是许传刚拒绝了。他说他舍不得大黄,决定另外寻找住处。

  看到救助站里的东西一车车向外搬运,菜市场里小卖部的老板忍不住说,“他们这一走,生意都要受影响。”

  历史变迁

  1958年,救助站落户于宿州路双岗菜市。最初是七八间平房。1992年,为了满足需要,修建了四层楼。一楼为女性管理区,二楼为男性管理区,三楼和四楼是办公的地方。10年前,“合肥市收容遣送站”更名为合肥市救助管理站,强制收容遣送改为自愿救助。如今,庐阳老城区改造,救助站需搬离此处。

  救助电话不变: 0551-65668279 65660426。(李文靖、苏一凡)

  作者:李文靖 苏一凡